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永利娱场乐APP金沙jsc线路检测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18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一辆摩托车对着程莉飞奔过来。咔哧,程莉感觉到骨头断裂的声响,左腿顿时失去了知觉。“哇,流了好多血!”有人大声尖叫。自己的左腿骨头断裂得碎了,参差不齐地裸露在外,血淋淋的,看着就瘆人,程莉却淡淡地说了句,“有大法保护很快就会好的”。

  走路一瘸一拐、年已五十的程莉左腿骨头错位了,每次最多走100米骨头便会钻心地痛。非但痛,稍一劳累还会出虚汗、发烧,全身红肿。想到自己被撞的左腿,现在的程莉无比后悔,后悔当初沉迷“法轮功”拒绝去医院治疗,不打针、不吃药,也不敷药,幻想这是师父让她受磨难,帮她“消业”,坚信只有李洪志的“法身”才能保佑她的腿早日康复。

  飞来横祸撞裂腿,拒医拒药成残疾

  2008年6月的一天,程莉和其他“法轮功”练习者一起去镇里的广场偷偷发传单,正准备往家走的时候,只见一个毛头小伙骑着一辆摩托车失控地向她呼啸着直撞过来。还没等程莉反应过来,摩托车已经重重地从她的右腿碾过她的左腿,停顿了一下,摩托车惯性地往前趔趄着翻倒在地,车上的小伙子继续往前扭了一下,“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咔哧一下,头脑还清醒的程莉感觉到骨头断裂的声响,左腿顿时失去了知觉。一时围观了不少人。“哇,流了好多血!”突然,有人大声尖叫。骨头断裂得碎了,参差不齐地裸露在外,血淋淋的,看着就瘆人。

  程莉躺在地上不能动弹,她自己明显感觉到左腿裤管湿漉漉,八成是流了不少血,有人还打120叫救护车,好心人还问了她弟弟的电话。

  救护车来了,程莉的弟弟也来了。弟弟扶她上担架去医院,她却坚持不去,弟弟担心她失血过多会休克,她却说弟弟的担心是多余的,心想这是师父帮她“消业”,提前还“业债”,好早日“圆满”,因为《转法轮》里讲:“相生相克的理,痛苦越大,消业越快。”

  肇事的小伙子才十六七岁,刚骑着叔叔的摩托车出来兜风,广场人多而嘈杂,一时慌神,错把油门当刹车,对着程莉就呼啸飞奔过来,于是就发生了这桩惨剧,他自己也摔倒在地不省人事。警察到场了,小伙子的父亲也来了,表示要送程莉去医院治疗,并承担程莉的医药费、误工费。

  可是无论如何,程莉都不肯去医院,所有在场的人都觉得很惊讶。拗不过程莉的坚持,弟弟只好背她回家。不管怎样坚强的人都难以忍受这般剧烈的疼痛,而此时的程莉却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表现得很淡定、很坚强,因为她坚信:有“大法”保护很快就会好的,不怕不怕。

  弟弟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他专程去请镇上最好的跌打郎中带来跌打草药,捣烂了要帮程莉敷在伤口上,并严肃地对她说:“你既不去医院又不让我敷草药,过三五天这条腿就会溃疡腐烂而废掉了,必须锯掉这条腿才能保命,到时你后悔都来不及的。”

  此时的程莉满脑子都是李洪志的大法歪理,坚持拒医拒药,家人个个哭着央求她去医院,她就是坚持不去。过了五六天,在弟媳妇的精心照料之下,她的腿没有废掉,却出乎意料地略有好转。

  程莉心想,哪有郎中讲的这般凶险?我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等腿好了过了这一劫,我再好好学法练功、发传单,师父一定会帮我早日“圆满”、早点“白日飞升”的。那时我将返老还童、永葆青春、长生不老,可以摆脱人世间的六道轮回,通过修练而成仙成佛,到“天国”去过神仙的日子。

  程莉每天想着当神仙的美事,想着想着就不觉得那么疼痛了,不想的时候那当然会撕心裂肺地疼痛,所以她每天使劲地想啊想……

  回到家半个月,她都无法躺下,一直靠着床。因为腿不能动弹,她无法打坐练功,一有空就看“经文”、背“经文”,构想着今后怎样和功友们练功传法。家人看着她,心里更心痛、更难过,但程莉却从不体谅家人为她担心的那种煎熬。

  三四个月后,程莉才能像小孩刚学走路那样,慢慢地移步。来看她的功友们看到此番景象,啧啧称赞她的忍耐力,将之归功为“大法”的威力,认为要是没修练过“法轮大法”,撞成这样腿早就废了,如果当时去医院治疗,至少要花上几万元,最亏的是会把来之不易的“业力”推回去。

  看着功友们兴致勃勃地称道“法轮功”的效力,程莉心里美滋滋的,把身上的2000块钱给了功友阿橙,让她拿去制作“大法”宣传资料,感谢“大法”保佑她“消了一大业”,腿也保住了,可谓是一举两得,两全其美。

  殊不知,程莉在家休养的时候毕竟没有进行科学的治疗,受伤的左腿没有用钢钉和螺丝固定好,修复时也没有按照医生说的去做,再加上失血过多,左腿严重缺少营养,断裂的骨头没有对正。最后,程莉的腿无法痊愈,错位地长在了一起……

  少女辍学做生意,婚后不育遭嫌弃

  程莉出生在20世纪60年代的广东省茂名市,父亲因为上抗美援朝前线打过仗,所以在镇政府谋得了一份工作,妈妈是农村户口,成家后孩子们户口落在农村,也跟随妈妈生活在农村。

  从小就生活在贫穷落后封闭的广东山区农村,由于家庭困难,再加上重男轻女的思想,程莉只上到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她也不喜欢读书,只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辍学后的她很勤快,白天边放牛边打猪草、赶鸭子、喂鸡,什么事情都干。

  程莉就喜欢这种没有压力,既不用考试又不用竞争的生活。13岁的时候,父亲当上了镇林业站站长,他们举家搬迁到镇上,住进了镇上的公寓房。

  十七八岁的时候,程莉的姐姐在林业站租了3间门面房,带着程莉一起做杂货生意,油盐酱醋农资用品应有尽有,镇上农村紧缺什么就做什么,生意也红火。19岁的时候,姐姐介绍了一个对象给程莉,就是斜对面三四十米远的一个药房老板的二儿子,真可谓门当户对,近在眼前的好姻缘。

  两人交往了4个多月就结婚了。婚后的程莉感到很幸福,每天忙着做家务,给婆家人做可口的饭菜,侍候公婆,家里生意也红火,很快赚了不少钱,他们就到镇上的外围买了一亩二分地,建了几间平房,后面围了一个院子,院子的后半部分建了6间猪舍,用来贮放猪苗。

  80年代刚刚改革开放,农村里很多人养猪,卖猪苗是程莉最看好的生意,因为帮姐姐做农资生意的时候,很多来买农资的顾客都问哪里有猪苗卖,如果本镇有得卖就好了,省得去茂名买,来去也不方便,而且那时运输的车辆少,买得少自然是不划算,所以当地的农民迫切需求镇上有个猪苗分销点。程莉看到了做猪苗生意的前景,就毫不犹豫地选择开起了猪苗店。

  这猪苗店一开生意真是特别好,每天都有人来订猪苗,丈夫整天忙着进货出货,程莉忙着接订单,联系生意、做账,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不到两年,程莉和丈夫又相中了一块地,在镇上建了一栋新房子。

  新房子有了,家庭也幸福,生意更蒸蒸日上,这日子美得程莉整天都很开心。不过时间久了,程莉有一件事还是不开心,因为结婚3年了,程莉却流了两次产,每一次都是怀孕不到4个月就流产了,特别迷信的她在家里供起了送子观音菩萨,每天都准时上香。然而,无论夫妻俩怎样努力,肚子就是鼓不起来。

  丈夫家里是开药店的,常常请郎中开好药方,然后到自家药店里配好药并煎好了端到程莉面前,而程莉却说汤药太烫了,会烫伤喉咙和口腔的,等到温热的时候再喝,可等丈夫刚一转身,程莉就把药给倒了。

  因为程莉从小就特别害怕打针吃药,甚至闻到药味就想吐,更不用说吃药喝药了。打针也是程莉特别畏惧的事情,别看小小的针管,程莉见到它常常是全身颤抖,身上起鸡皮疙瘩。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程莉得了重感冒,卧床不起,全身乏力,高烧40摄氏度,但她就是不敢吃药,每次妈妈把药硬是灌给她吃了,还没有下肚她就吐出来了,吐了又灌,灌了又吐,比发高烧还要难受。那次发烧是妈妈让她喝开水,额头上敷冷水,采用物理降温的方法,拖了很长时间才好的。

  那时,程莉就想,如果人活在世上生了病,有办法既不打针又不吃药病就能好就好了。她又幻想人能健康长寿不受折磨,没有烦恼,不用为生计奔波,过无忧无虑优哉悠哉的生活。她向很多人咨询过这个问题,别人都给她一个答案:除非做神仙,做凡人就是要受苦受难受折磨的,无论有多少财富,无论做多大的官,最后都逃脱不了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

  在镇上,程莉看到的都是生老病死,没有看到活过100岁的。程莉曾听说过,有一个村子里的老人长年只吃五谷杂粮,以素食为主,很少吃大鱼大肉,生活在空气特别清新的大山里,竟然活到了99岁,他是全县最长寿的一个老人,但最后还是老死了。

  程莉渴望长生不老,渴望极乐世界。对于生孩子这件原本就很痛苦的事情,程莉一开始就很排斥,再加上两次怀孕两次流产,对她的心理造成了一定的阴影,她只能是得过且过,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程莉无所谓,但丈夫和家婆却心急如焚,巴不得她能像母猪一样生上十个八个,多子多福。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思想在婆家人的心里根深蒂固。

  那时程莉特别烦恼,白天忙于生意,晚上睡觉时丈夫却缠着她没完没了,渐渐地,程莉觉得自己仅仅只是个生孩子的机器和泄欲的工具而已。丈夫结婚初期的那种关怀体贴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是打骂,心情不好就拿她出气,经常在外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后就对她发泄。

  程莉向往的美好生活渐渐地随着她生不了孩子而褪色,她不像刚结婚时那么开心了:“对,一定要找一种新的生活,我要新的开始。”程莉心里每天琢磨她的生活会有奇迹出现。

  正当程莉一筹莫展的时候,“福音”出现了……

  痴迷法轮不顾家,丈夫外遇酿婚变

  十几年了,程莉一直没有给丈夫生下一男半女,丈夫对她彻底失去了信心。时间久了,丈夫也觉得没希望没意思了,除了白天做生意,晚上一般去找人喝酒,常常半夜三更才回家,甚至有时彻夜不归。程莉觉得丈夫不回还好,反正回来了对自己也不好。其实这时丈夫在外早就有了女人,由秘密转为公开。

  程莉倒是不像别的女人,当自己的丈夫在外有了女人时要死要活的,她表现得无所谓,觉得反正自己不能给丈夫生孩子,何不放手让他有人身自由呢?

  后来,卖猪苗的店渐渐多了起来,程莉家的生意没有原来那么好了。白天忙完生意,晚上吃过晚饭冲完凉,程莉又用不着管小孩,所以大部分时间就去朋友家里搓麻将,输了也好,赢了也罢,程莉都无所谓。反正,钱对于程莉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程莉这人特别好客,很多过路的人有时停留在店里找她讨杯水喝,只要有时间,程莉都会给大家沏上好茶,所以大家都亲切地叫她程姐。

  1997年9月的时候,程姐这里有一名叫阿燕的中年妇女常客,常和过路客讲“法轮功”,说只要练了这种功就会祛病健身,只要按“法轮功”的要求去做,就能“圆满”,到美好的天国去。

  有这么好的事?真不敢想,阿燕还说即便是有了病也不用打针不用吃药。哇!真是太好了,这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吗?

  阿燕本是无意中说给过路客听的,却不料正说中程莉的心怀。程莉问阿燕这种功在哪里学,要多少钱,阿燕说,就是镇上的老林家,离程莉的店才500多米,学法练功是不要钱的。

  当晚,吃过饭冲完凉,程莉就去了老林家的练功辅导站。这是一栋5层楼的房子,一楼是老林家开的士多店,二楼是老林夫妻两人的卧房和会客厅,孩子们都出去打工了,只有过年才回家。其他房子都是用来学法练功的地方,老林也专门在楼顶把地面铺了瓷砖给学员打坐练功。在这里学法练功都是免费的,只要大家愿意来练,老林一概欢迎,无论老少。

  就这样,程莉就成了老林这个辅导站的学员,白天忙完猪苗生意,吃过饭冲完凉就来辅导站练功念“经文”。很久没上学了,程莉看着这些久违的文字还是有些吃力的,刚开始是听别人读一遍,然后自己背。这里很多老人连学校门都没进过,却能很娴熟地背诵很多“经文”,真是奇怪得很,看来只要认真,学什么都不是难事。

  由于程莉的痴迷,全心全意地练“法轮功”,有时进入忘我的境界,整天对家里的事务不管不顾,丈夫的衣服也不洗,家里的饭也不做,时间久了,丈夫更不回家了。丈夫多次劝程莉不要练“法轮功”,可是程莉从来只当作耳边风。丈夫实在无法忍受程莉练“法轮功”,加上程莉多年未生育,而且外面的情人也怀了他的骨肉,所以丈夫干脆向程莉提出了离婚。

  程莉正是求之不得,这种束缚自己手脚已经没有爱的婚姻不要也罢。

  2002年10月,离了婚的程莉觉得特别开心,再也没有人管她学“法轮功”的事情了,再也不用操心孝敬公公婆婆了,可以专心致志习练“法轮功”了,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枉顾法律传大法,幡然醒悟悔不已

  离婚后没过多久,程莉就搬出了婆家,也没做猪苗生意了,而是在林业站租了一间门面房,买了一台缝纫机做起了缝缝补补的生意。每天生意还不错,镇上很多人的衣服破了、拉链坏了都找她去补去换,程莉养活自己、孝敬妈妈后还有些结余。

  程莉的妈妈不知什么时候也练上了“法轮功”,程莉的哥哥曾多次劝她们不要练了,要强身健体可以练练气功,也不要出去发传单了,可程莉和妈妈却依然如故。

  刚开始练功时程莉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可是李洪志却说要想“圆满”,到极乐天国,必须“消业”、传法,甚至攻击政府。无知的程莉为了能达到圆满,“法轮功”组织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而且她还坚信:2012年像她这样完全诚服于“法轮功”的人肯定会“圆满”并“白日飞天”去极乐世界的,而人类却会毁灭而不复存在,只有练“法轮功”的人才能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接着,程莉开始散发传单,有时带妈妈一起把资料放到别人家的门口就匆匆离开。在自家店里,只要是来补衣服的,就向他们讲“真相”,讲“法轮大法好,信大法得福报”的口号。尽管顾客不一定是练“法轮功”的,程莉也一个都不放过。她还教顾客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遇到天灾人祸,念这9个字就会有神佛保护,大事化小,不会有生命危险。

  她还翻录练功带和讲法带,印制“护身符”到处散发。

  程莉鼓动父母退党、姐姐和大嫂退团、侄子侄女外甥退队,还经常帮功友窝藏“法轮功”的书籍和录音带,并买来电脑上网学习“法轮功”的“新经文”。

  2009年7月,程莉和其他功友一起打印和复印“法轮功”宣传品。程莉还把人民币分类排好,用电熨斗熨平,然后再打印,用来打印“真相”的人民币有1角、2角、5角、1元、5元、10元等。程莉还窝藏了《转法轮》30本、《大圆满》3本、《明慧周刊》20本、《李洪志地方讲法》30本,《真相》小册子60本、《真相》传单500多张、《真相》碟子500多张、“护身符”1000多张,“护身符”吊坠1000多个,已经打印的《真相》人民币大约4000多元……

  2009年11月,程莉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并因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的实施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

  通过学习,程莉清醒地认识到,“法轮功”刚开始是打着强身健体的幌子将一些人引上路,然后一步步以“消业”、去天国为诱饵让人陷入痴迷。“法轮功”说不吃药不治疗就能治好病,而自己腿被撞断了,完全按“法轮功”的要求去做,却落得终身残疾的下场。

  程莉前不久收到弟弟家的来信。信是弟媳写的:“家姐,家里的房子正在装修,我们特意给你备了一间朝南的阳光房,床、柜子、被子都是新买的,过段时候你大侄子阿海用刚刚买的新车去接你回家,以后我们来照顾你。”阿海也在信中说:“姑姑,这里永远是您的家,早点回来吧,我和阿洋就是您的儿子,以后我们孝敬您,为您养老……”

  看到家里的来信,泪水模糊了程莉的眼睛,关键时候还是家人好,只有家人才是自己永远的港湾。她提起笔,一笔一画地给亲人们回信……

  (文章节选自《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责任编辑:徐虎)

更多>

亚洲必赢游戏平台88必发官网手机版户端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