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永利app下载云顶娱乐线路测试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16日   文章来源:威尼斯人开户   作者:陈星桥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编者按:今年元月,刘博洋博士在网上发表文章《实名举报“外星”邪教组织》,列举了昴宿星人、雷尔教、天堂之门、银河联邦等中外打着UFO、外星人旗号的邪教,认为近年来通过网络开设系列讲座《我遇到了外星人》的马晓晓,与上述邪教一脉相承。本网发表《马晓晓拜谒的“外星人”竟然是巴西大淫棍人口贩子》,揭露马晓晓讲座的内容荒诞可笑。上述文章被人民日报、中国网、中国经济网、中青在线、中国台湾网、环球时报、观察者等网站转载或跟进报道。“外星人”邪说也引起了国内科技界、宗教界和反邪教界的关注。

  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反邪教协会常务理事陈星桥先生从宗教学者角度,全面深入分析了马晓晓关于“外星人”的言论,认为马晓晓打着科学、宗教旗号,自我神化,蛊惑人心,“一旦影响成势,发展成邪教是迟早的事”。他以马晓晓邪说为切入点,分析了“外星”系催眠、疗愈、灵修产业,并与当年的“法轮功”相比较,指出当前网络上的一些有害的“外星”系(觉醒系)思潮泛滥,危害民众身心健康和社会稳定。《“外星”系邪说研究——以马晓晓“外星”“宗教”言论为样本》对揭露“外星”系(觉醒系)邪说有较大价值,现予以连载。

 

  “外星”系邪说研究——以马晓晓“外星”“宗教”言论为样本

  目录

  一、UFO、外星人话题与 “当代玄学”

  二、略析马晓晓的“外星”“宗教”言论

  (一)马晓晓其人其事

  (二)试析马晓晓的“奇遇”与其畸形心理的形成

  (三)略析马晓晓的“外星”言论

  (四)略析马晓晓的“宗教”言论

  三、应如何看待UFO、外星人报道及外星系邪教

  四、马晓晓现象的根源与危害

引子

  2019年1月15日,《中国科普博览》刊发了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在澳大利亚留学的刘博洋博士的一篇文章《“政府向你隐瞒了宇宙的真相……”实名举报“外星”邪教组织》,揭开了各种打着科学研究UFO、外星人旗号,宣扬巫术、灵修、新兴宗教、准邪教、邪教的个人、自媒体和团体的冰山一角,首当其冲的是旅居澳大利亚的华人马晓晓。她在“星空学院直播间”(也称“星空学院千聊直播间”)作过11集《我遇到了外星人》,号称自己能与外星人、释迦牟尼佛、大日如来、弥勒佛、观音菩萨、地藏菩萨、普贤菩萨、耶稣、造物主经常见面沟通,被佛菩萨、诸神和外星人赋予了特殊的使命,要让整个地球人“扬升”“觉醒”,引领各大宗教“万教归一”!刘博洋博士在文中指认马晓晓女士是“觉醒”系邪教/伪科学部分自媒体共认的“教主”,而马晓晓女士写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对刘博洋文章的回复》一文予以否认,还向刘博洋博士及《中国科普博览》发了律师函,威胁要将他们告上法庭;“星空电台”发表了《对刘博洋谴责的声明及平台自律倡议》;“觉醒字幕组”主持人阿良写有《如何科学精神看待和研究UFO和地外文明——和刘博洋同学商榷》;美国哈佛大学天体物理学荣誉教授鲁道夫(Rudolph E. Schild)则给刘博洋博士写了封公开信。他们都以“科学”的名义谴责刘博洋,要求他向马晓晓女士赔礼道歉,令人侧目。

 

  中国科普博览文章截图

  与此同时,更多媒体和网友声援刘博洋博士。《环球网》:《涉嫌“外星邪教组织”是咋回事?中国天体物理学博士实名举报!》;“白衣子的博客”:《司马南:打着“外星人”旗号的邪教又来了》;布艺博士:《我给马晓晓和刘博洋拜个年》;《科学无神论》网站:《涂建华:诬告滥诉是邪教的惯用伎俩》《王文忠:说说“外星人”邪主马晓晓那些事儿》《涂建华:外星人邪教圈子的鲁道夫是个伪科学家》;中国反邪教网:《马晓晓律师拜谒的“外星人”竟然是巴西大淫棍人口贩子》,上述文章为众多媒体转发,对马晓晓耸人听闻的“经历”和奇谈怪论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揶揄,传播了正能量。因有众多网民举报,《我遇到了外星人》及微信公众号“星空电台”等自媒体平台因此被国家网信办封闭,马晓晓气势汹汹的法律诉讼偃旗息鼓。

 

  微信文章截图(已封)

  我对UFO、外星人资料略有涉猎,因其扑朔迷离,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因而兴趣不大。因刘博洋博士的实名举报和马晓晓女士的“遇到了外星人系列主题分享”涉及到邪教和宗教,倒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于是查阅了不少相关的资料,这才发现这里面的水很深很浑,各种以UFO、外星人为噱头宣扬灵修、扬升、巫术、新兴宗教乃至邪教的自媒体和社团还真是不少,其中外粉丝数以百万计,马晓晓的“经历”和言论其来有自,其中的确有许多值得我们予以关注和深思的问题。为此笔者拟借刘博洋举报“外星”系邪教组织之契机,主要从宗教、心理学和社会安全的角度,就上述相关问题略呈管见,抛砖引玉,以就教于方家,兼以纪念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邪教二十周年。

 

一、UFO、外星人话题与“当代玄学” 

  人类关于不明飞行物(UFO)的记录不仅很早,而且也很多,但真正进行科学研究UFO的历史不足百年。UFO中最为世人津津乐道的就是“飞碟”,它们多数呈快速旋转的圆盘状,或隐或现,变幻莫测,古人自然会联想到妖魅或灾异,今人则会联想到高科技、外星人等等。

  浩渺星空总是给人以无尽的遐想。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对地外文明的好奇心更是日益强烈。二十世纪以来,关于UFO的报道和研究频见报端,到五十年代达到高峰,各种UFO研究社团纷纷成立,其中就包括关联飞碟的宗教性社团。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人类,对飞碟和外星人是既好奇又恐惧,各种猜测、奇思妙想层出不穷,不少飞碟爱好者认为撒哈拉沙漠壁画上人物的圆形面具、复活节岛和南美的巨石建筑以及金字塔等种种无法解释的史前奇迹都与外星人有关,还有的学者提出人类是外星人的后裔,或人类中一些民族(如玛雅人)是外星人与地球人交配的后裔等种种观点。在美苏两大阵营开展军备竞赛的形势下,围绕UFO、外星人的阴谋论、绑架说也是甚嚣尘上,认为西方政府和军方不仅隐瞒了其真相,还与外星人达成某种协议、参与了其秘密的项目。

  尽管当今科技手段日益先进,哈勃太空望远镜发现了可能是宇宙中测量距离上最遥远的星系,距离地球达130亿光年,但在过去50年的搜寻中,科学家与地外文明的联系一直没有进展,对于众多目击UFO乃至“外星人”的事件,由于大多数缺少足够的证据和合理的解释,相关国家的政府和主流科技界并不认可,或束之高阁。但这些并没有浇灭关注飞碟现象及外星人传说者的热情,坊间各种奇葩传闻不断。与此同时,围绕飞碟、外星人的话题,在欧美形成了一明一暗的两股热潮和两大市场:

  一是以飞碟、外星人为题材的文学作品和科幻影视片层出不穷,它们融科技知识、文学艺术和包括宗教在内的各种思想观念、神话传说、生活情感体验于一体,将飞碟、各种外星人入侵地球演绎得活灵活现,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文化生活,形成了颇具特色的影视文化产业。诸如好莱坞《第五元素》《决战猩球》《独立日》1-2部、《星际之门》《超级战舰》《第三类接触》《异形大战铁血战士2》《黑衣人》1-3部、《普罗米修斯》1-2部、《安德的游戏》《洛杉矶之战》《保罗 》《第九区》等外星人科幻大片乃至儿童科幻剧《乐高大电影》,其剧情多数为外星人入侵地球,地球人经过离奇而激烈的战斗,最终“英雄”救世而化险为夷。它们构思奇妙,表现手法丰富,令人叹为观止。因其纯属文学、艺术创作和科学幻想,虽然给看客们带来不小的视觉冲击和头脑风暴,但一般没有人会认幻为真。

  二是某些人将飞碟、外星人与一些科学理论、超自然现象、宗教、神话传说、灵异事件、心理学、瑜伽术等联系起来,装神弄鬼,大谈灵修、觉醒、扬升、救世等,自我神化,使大量听闻者为之神魂颠倒,认幻为真,进而创立“外星”系邪教或准邪教,甚至形成了“外星”系催眠、疗愈、灵修产业。刘博洋博士在举报一文中对此有比较详细的论述,他从“UFO传说的兴起”“从都市传说到伪科学,从伪科学到邪教”“‘斯塔’‘昴宿星人’的来龙去脉”“谁在中国宣扬‘觉醒’?”“‘觉醒’与‘扬升’的商业模式”等几个方面作了脉络清晰的梳理,并附有“马晓晓和‘觉醒’系邪教/伪科学自媒体列表”,感兴趣者不妨上网查阅。

 

  近代以来,随着对宏观和微观世界科学研究的深入,科学家们有了许多惊人的发现,揭示了世界及生命的许多秘密,诸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物质能量转化守恒定律、卡尔·海森堡“测不准原理”、光的波粒二象性、薛定谔的猫、量子纠缠、全息影像、多维空间、虫洞理论、“场”理论、超弦理论、大爆炸理论、平行宇宙、大统一宇宙理论,以及大脑构造、潜意识研究、基因技术、人工智能等等。在“科学为王”的今天,各领域的人士对上述科学发现和理论都喜欢予以利用。哲学家用以完善自己的哲学思想体系,文学家用以创作科幻小说,艺术家用以创作科幻影视等作品,宗教家用以诠释、论证宗教教义,启人信心,或扬弃传统宗教,创立新兴宗教。“外星”系邪教或准邪教更将上述科学发现和理论假说拿来穿凿附会地进行演绎,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觉醒字幕组成立以来,从线上到线下翻译引进了西方的许多灵性书籍、文章、视频,多年来成为在国内传播“当代玄学”的主力媒体。

  “外星”系邪教的建立,离不开对飞碟、外星人和诸多神异现象的“科学”诠释和利用,西方社会也的确有一些科学家为其站台背书,如埃德加?米切尔博士地外接触研究基金会(首字母缩写为FREE),据称搞了一个迄今史上最大规模、最全面、跨地区、多语种、最新的UFO-外星人接触者调查。这类诠释与其说是“科学”,还不如称之为“当代玄学”。所谓玄学,即是研究幽深玄远问题的学说,相当于今天的形而上学。我国魏晋时期注重《老子》《庄子》和《周易》(称之为“三玄”),士人们以研究三玄、超越名教羁绊、追求精神自由(逍遥)为风尚,其思想深邃,境界高渺,偏重于“虚”(无)。因其严重扰乱了国家治理乃至公序良俗,后世多诟病其“清谈误国”;而“当代玄学”将科学理论和“假说”与各种宗教、神话传说、巫术等相结合,创造性地解释包括飞碟、外星人传说在内的各种超自然的灵异现象,其中不乏高深的哲理和冥想后的感悟,古今中外的一切“怪力乱神”因此都鲜活起来,变得合理、科学甚至神圣而“真实”“可信”,迷惑性极大。“外星”系/觉醒系邪教深谙其道而予以通俗化,表现为哲学思维肤浅,执着深而境界低,偏重于“实”(有),有宗教需求的易感人群和部分网民很难辨别真伪,极易上当受骗,乃至走火入魔,社会危害很大。对此,后面笔者在分析马晓晓的奇谈怪论时将重点予以揭示。

 

  近代的科学发现,对于我们认识世界、理解宗教的某些教义和历史上的诸多灵异事件,的确有一定的帮助。但由于人类对世界的观察严重依赖局限性极强的大脑、感官和物质性工具,一些科学发现有的可以证实,有的则只能运用理论推导,属于哲学性“假说”,它们对于生命的本质和宇宙的终极实相来说,犹如盲人摸象,是不可以执着的,更不可能取代宗教的教义、必不可少的修行和终极关怀。故《金刚经》说:“所言实相者,即非实相,是名实相。”“若世界实有,则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须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著其事。”(待续)

 

  作者简介

 

陈星桥。

  陈星桥,法名常正,法号智渊。1957年10月30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原籍湖南省祁阳县。先后毕业于武汉河运专科学校和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从事佛教的教学、期刊编辑和佛学研究工作达30多年。他是我国第一批揭露邪教“法轮功”的人士,1996年撰写了系统揭露、批判“法轮功”的长篇论文《法轮功——一种具有民间宗教特点的附佛外道——评李洪志《转法轮》及其法轮功》,编著了多部批判“法轮功”的书籍,如《佛教“气功”与法轮功》(中国宗教文化出版社1998年6月出版),《正与邪的较量——佛教界揭批法轮功文选》(河北省佛教慈善功德会2000年12月出版),《中国佛教宗派理论(律宗部分)》,《俗语佛源》部分条目。

  陈星桥先生历任佛学院讲师、省市佛教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佛教文化》副主编、中国佛教协会机关刊物《法音》杂志副主编、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反邪教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健身气功协会委员、四川大学宗教研究所特约研究员、苏州戒幢佛学研究所特约研究员等职。

(责任编辑:辛木)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威尼斯人开户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